DZ君

[all雷]从那时开始(上)

那场雨,彻夜未停。

  金不喜欢下雨,他讨厌雨水流进衣服里,那种湿漉漉,黏糊糊的感觉。但金喜欢听雨啪嗒啪嗒的声音,有时会跟着雨声哼起调子,这会使他开心。

  现在,金也没有时间去享受雨声。

  因为–––

  

  他没带伞。

  

  “啊啊啊!早知道听格瑞的了!”金急得原地转圈。

  格瑞是他的发小,学习全校第二。不过今天发烧了,没来(我真懒)。在金走之前提醒过金带伞,但是金没听。

  “完了......我肥不去了......”金蹲在学校门口的台阶上,背后是一片漆黑的学校。“连看门大爷都走了......”金怕黑,虽然学校外面的霓虹灯亮着,但对于进来说,这点亮根本不起作用。

  “喂,你蹲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一个人拍了拍金的肩膀,轻声问他(金)。

  金回过头,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紫色眼眸,好像大海,不,比大海还要好看,犹如……星辰大海。

  “啊啊……我,我没带伞,回不去了……”金的脸越来越红,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后面的声音比蚊子叫还小。

  “哦,你不建议跟我用一把伞吧?”那个人把金扶起来。金拍了拍身上的灰,抬起头,笑着说:“不建议!还有,谢谢你!我叫金~”

  “哦,金啊,我叫……布伦达。”布伦达把伞打开,看了看金,金背着书包跑进伞里。

  “布伦达你好!”

  “嗯,你好。”

  “布伦达你这么晚在学校干什么?”

  “找校长。”

  “布伦达你是新转来的?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布伦达觉得金的话真多。

  其实金没有发现,这把伞很小,小到只能待一个半的人。布伦达的大半身子都在淋雨,而金,却丝毫没有发现。

  

  

  …………(反正聊了一大堆)

  

  “你家在哪?”

  “登德鲁小区!X楼!X单元3楼(3楼只有一户,房子很大)!”

  “……不至于说的这么详细吧……”

   “唉嘿嘿~不过我们那边的灯坏了,太黑了……布伦达!你家在哪啊?”

  “雷王区X楼X单元2楼(2楼也是只有一户)。”

  “你说的也很详细啊!”

  “因为你说的详细。”

  “雷王区和登德鲁小区很近啊!”

  “嗯。”

  

……(balabala又说了一大堆)

  “到了。”布伦达和金在楼下停下。“好了你回去吧。”布伦达对金说。

  “唉?布伦达,你不去我家玩玩吗?”金的眼睛一眨一眨的,对着布伦达卖萌。

  “不去。”布伦达在金卖萌的条件下,把金送到他(金)家门口。“你该回去了。”

  “去吧去吧去吧~来我家玩玩嘛~~”说着,金一手抓进布伦达的手,一手敲门。

 

  门开了。

  然而,在门开得一瞬间,布伦达跑了。快到金都一脸懵bi。

  “金?你没事吧?”格瑞看到自己的发小的懵bi脸,整得自己都好懵。

  “啊?呃……没事,格瑞你发烧好点了吗?。”

  “好点了。”

  “那我们进屋吧!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金走进屋里,格瑞紧跟在后,顺手关上门。

  “金,谁送你回来的?”格瑞坐在沙发上,看着趴在沙发上一点也没淋湿的金。

  “啊!”金猛的从沙发上坐起来,两眼放光的对格瑞说:“格瑞!你知道吗!今天我遇到了一个人!他眼睛特别好看!跟格瑞你的眼睛一个颜色!但是他的眼睛犹如星辰大海!比格瑞你的还好看!!黑发!有些发紫!皮肤也特别白!比我的皮肤要白很多!而且声音也很好听~不过,天太黑了,我没看清他的容貌,只能看到一点点……”金叹了口气,又陷进沙发。

  格瑞有点懵,

  “……所以,谁把你送过来的?”格瑞再次强调这个问题。

  “就是他把我送回来的啊!他叫布伦达,是新转来的!就在我们那个学校!格瑞你开门前一刻他还被我抓着,看完门之后就不见了……”金十分沮丧。“要是这里的灯没坏,我就可以看到布伦达的样子了……”

  “金,你作业做了吗?”格瑞打算换个话题。

  “呃!我还没写啊!!”金抓起书包,一个箭步,边去赶作业了。

  

  “大哥,你回来了。”卡米尔打开门,看着没带头巾的雷狮,大半头发和衣服都湿了,便扔给雷狮一条毛巾。

  “昂,回来了。”雷狮接住卡米尔扔过来的毛巾,随手搭在肩上。“我去洗个澡,卡米尔帮我拿衣服。啊,对了,头巾不用拿了,反正快睡觉了。”

  “是。”卡米尔看着雷狮湿漉漉的头发。突然回过神的卡米尔才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。,摇了摇头,便去给大哥拿衣服。

  

洗完了––

  雷狮慢吞吞的走到屋里,把头陷入软软的枕头里,全身无力的躺在床上。雷狮有洁癖,而且胃不好,时不时就胃痛。这些海盗团的人都是知道的为了方便照顾雷狮,海盗团里的人房间就在雷狮房间附近,几步就能到。为了是在雷狮犯胃病的时候照顾他。

  

咚咚咚––咚––

  雷狮想。

  “进来吧,卡米尔。”雷狮从床上坐了起来,看着卡米尔推门而入。

  “大哥,你带伞了吧?”卡米尔在床边坐下,看着雷狮。

  “带了啊,怎么了?”雷狮有些疑惑。

  “那大哥你是怎么被淋湿的?”卡米尔慢慢的向雷狮靠近。

  “遇见了一个小鬼,叫金。他没带伞,就跟他用了一把。呃……”雷狮看见卡米尔不断向自己靠近,便往墙哪里挪了挪。

  “……”看见雷狮往离自己远点的墙那挪移,便一个无定之躯,坐在雷狮腿上,离雷狮的脸只有20厘米左右。

  “卡,卡米尔?”雷狮有些慌,虽然没有胃疼,但淋了那么长时间的雨,起码还是感冒了。况且现在自己有气无力。

  “大哥是不是外面有了人,就不要我了……”卡米尔爬在雷狮肩膀上,轻声说着。

看见卡米尔只是再给自己撒娇(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撒娇……),并没有打算干什么,便把手放在卡米尔头上,说:“在怎么也不能抛下卡米尔啊。”(相信我,这真的是all雷!!)卡米尔点点头:“嗯……”

卡米尔 计划通✨

  

门外––

  

  “啧。”从门缝里偷窥的帕洛斯默默地掰坏了手里的笔。“没想到卡米尔这家伙尽然比我现动手……”

  悄悄地关上门(雷狮房间的门),走回自己的房间。“真是的,不能再等了。”想到情敌肯定还会有更多,便一拳锤烂了木板。“再有人这样,我帕洛斯肯定就不会像锤烂这块木板一样简单了哦~”

  “金,该起了。”格瑞推开门(金房间的门),看着缩在被子里的金。

  “唔……啊,格瑞啊,我一会就出去……”金慢吞吞的坐了起来,对格瑞笑了笑。

  “嗯。”格瑞关上门,坐在餐桌前吃饭。

  金迅速穿好衣服,进行洗漱,然后吃饭。

  “唔……话说今天上学的话就可以见到布伦达了啊……”金吃了一口饭,看着格瑞,说:“格瑞你说我要不要送布伦达什么东西啊。”

  “随你。”格瑞冷冰冰的回了金俩字。

  

  格瑞你再这样我们家就要被冻住了好吗!

  “呃,算了我把那个矢量箭头的笔送给他好了。”金站了起来,背起书包对格瑞说:“格瑞,走吧!”

  “好。”格瑞跟了过去。




  “大哥我先走了。”卡米尔压了压帽子,对正在看电视的雷狮说。

  “哦,卡米尔拜拜。”说完便对卡米尔摆了摆手。

  “大哥再见。”卡米尔说完这一句就走了。

  雷狮看了看表,4:35。

  “唉?老大,你在干什么啊?”刚睡醒的佩利走到沙发那,一屁股坐在了雷狮旁边。

  “啊,佩利啊,我在看电视……”雷狮看了佩利一眼,心里忍不住感叹,

  佩利突然把脸靠近雷狮,嗅了嗅。

  “呃……佩利,你在干啥?”雷狮用手揉了揉狗头,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佩利。

  “老大,你身上除了我们海盗团里的人的味道,还有其他人的味道诶!”佩利一本正经的看着雷狮,希望他的老大能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。

  “哦,昨天送了一个小鬼回家。”雷狮耸耸肩,表示自己无所谓,却被一直在偷听的帕洛斯听见了。

  帕洛斯一脸不爽,但他也没办法,毕竟自己跟雷狮的关系不怎么愉快。

  帕洛斯推开门,最先看见的就是佩利和雷狮“亲”了起来(其实就是佩利在闻雷狮身上的金的味道,在帕洛斯视角里就像是亲上了)。本来听见了雷狮老大与其他人扯上关系就很不爽,这下又看见雷狮老大和佩利亲上了,就越发不爽。

  “帕洛斯你也醒了啊。”雷狮歪头看向帕洛斯。

  “啊?帕洛斯?”佩利问声看了过去。

  “你们,刚才在干什么?”帕洛斯也不想说那么多,直接就进入主题。

  “我在闻雷狮老大身上其他人的味道。”佩利坐在沙发上,看着一脸不爽的帕洛斯。

  “哦?那你闻出是谁了吗?”帕洛斯问佩利。

  “没有,味道太少了,话说昨天不是下雨吗,把味道冲走了一堆。”佩利表示自己很无奈。

  “啧,你们慢慢聊,我走了。”雷狮站起身,随手拿了件外套披在肩上,走了。 

......

  “呃,帕洛斯,要不我们也走吧。”佩利站起来伸了个懒腰。

  “好,蠢狗”帕洛斯拿起书包,拽着佩利走了。


  学校那边–––

  “雷狮你这是第几次没穿校服了!”安迷修用手拦住雷狮,愤怒的问他。

  “第152次,安迷修,你能不能别这么烦啊。”雷狮把挡在前面的手(安迷修的手)拍掉,继续往前走。

  “那你给我穿校服!”安迷修追了上去,拽住雷狮的手说。

  “给你?为什么要给你?你是我什么人?”雷狮一脸不屑的吐了吐舌,“略略略~我还骗不穿~”

  “啧,你这人!……”安迷修还想说什么,雷狮又一次甩开安迷修的手跑了。

  安迷修笑了笑,就往班里走。

 

“金,你教室到了,我走了。”格瑞把金送到他(金)教室,准备走。

“嗯,格瑞拜拜!”金朝格瑞挥挥手,进了教室。

格瑞朝金的教室看了一眼,走了。

“哟,格瑞,你天天送你发小来啊。”嘉德罗斯从后面冲过来,把手搭在格瑞肩膀上,一种快跟我打架的眼神看着格瑞。

“你好烦。”说完格瑞把嘉德罗斯的手拍掉,自顾自的走了。

“emmm,到底怎样才能让格瑞跟我打架呢?”嘉德罗斯蹲在走廊旁边,思考着这个问题。

全校第一也有解不开的迷题,就是格瑞怎么才能跟他(嘉德罗斯)打架……

“叮铃铃–––”

“叮铃铃–––”

上课了。

走廊后面,雷狮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看到路边蹲了一个“大菠萝”。

“嘉德罗斯?你蹲在这干什么?”雷狮在嘉德罗斯旁边停下,弯腰问他(嘉德罗斯)。

嘉德罗斯把头抬起来说:“要你管啊!渣渣!”

“好好好,我不管~”雷狮抬头准备走。

“唉!等等!”嘉德罗斯抬手抓住雷狮的手,直接把雷狮拽倒在地。

“呃!”臀部上的疼痛和嘉德罗斯的力气,使雷狮感到了双倍的痛。“嘶––嘉德罗斯!你干什么!”

“渣,渣渣!我让你走了吗?!”嘉德罗斯紧抓着雷狮的手不放。

“那你把我放开啊!”雷狮瞥了一眼嘉德罗斯,烦躁的甩了甩手。

“不放!”嘉德罗斯抓的比刚才更用力了。

“啧,你这小孩怎么这么烦人!”雷狮想站起来,却被嘉德罗斯抓着。

“哼,渣渣。”嘉德罗斯把头低了下去,不再看雷狮,但他(嘉德罗斯)没有松开抓着雷狮的手。

雷狮一时也没什么办法让嘉德罗斯把他(雷狮)松开。

雷狮笑了一下,对嘉德罗斯说:“嘉德罗斯,把头抬起来~”

嘉德罗斯缓缓的把头抬起来了,他(嘉德罗斯)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听雷狮的话。

“chu~”雷狮亲了嘉德罗斯的包子脸,亲完后一脸笑嘻嘻。

“!!!”嘉德罗斯惊了,抓着雷狮的手瞬间松开。


此时嘉嘉内心混乱。

“渣渣,你……”嘉德罗斯转头看向雷狮,发现雷狮已经不在了(雷狮在嘉德罗斯松开他(雷狮)的时候就跑了,只是嘉德罗斯没注意)。

“唉?跑了?……哼,雷狮,你等着吧!”嘉德罗斯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,打算把雷狮亲他的事告诉格瑞,虽然格瑞对这没有兴趣(只是嘉德罗斯认为)。

“叮当–––”

“叮当–––”

嘉德罗斯表示无所谓,反正他经常逃课,雷狮也一样。



格瑞把书放进抽屉里,向校长室走去。

咚咚咚–––

“进来。”校长年迈的老年音从格瑞耳边响起。

咔哒––

“校长好。”格瑞打开门,给校长说话。

“你是全校第二的格瑞吧?我记得你,快快快,过来坐。”校长朝格瑞挥挥手,示意他过来。

“谢谢校长,我就不坐了。”格瑞走到校长面前,没有坐下。

“找我什么事啊?”校长眯着眼扫了格瑞一眼。

“昨天晚上有没有人来找您,叫布伦达,是转校生。”格瑞从嘴里吐出一句话,然后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校长。

“昨天晚上,转校生,布伦达……抱歉啊,我们学校没有什么转校生。不过说起昨天晚上,全校第四的雷狮来找过我。有事吗?”校长托腮。

“没事,谢谢校长。”格瑞转身走了。



格瑞朝金教室走去。



“你好,帮我把金叫过来。”格瑞向金班的一个男生说。

“呃,好,好的!”男生被格瑞吓了一大跳,跑到金那里给金说:“金,你发小来找你了!”

“嗯,知道了,谢谢你!”金对男生笑了一下,向教室门口走去。

“格瑞!”金朝格瑞跑了过去,在他身边停下。

“话说这是你第一次找我唉!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金笑了笑,递给格瑞一瓶牛奶。

  “金,昨天送你来的真的是布伦达吗?”格瑞接过牛奶,拿着,没喝(你是个假芦荟)。

  “是呀!怎么了?”金不解的问格瑞。

  “校长说没有转校生,昨晚找过他(校长)的只有雷狮。”格瑞看着金,他(金)确实不像撒谎的样子,毕竟自家发小还没给自己撒过谎。

  金耸耸肩,说:“不过我知道布伦达家的地址,今天下午要去看看吗?”

  “可以,那我先走了。”格瑞点点头,转身像教室走去。

  “嗯!格瑞拜拜!”金笑了一下,即使格瑞看不见。

  “……布伦达是谁?”一直躲在墙后偷听的嘉德罗斯(本来是想找格瑞的)发出了疑问。“算了,这群渣渣我管不着,找格瑞去了。”嘉德罗斯跟上了格瑞的脚步。

  

  “格瑞!”嘉德罗斯一脸你必须听完我的话的眼神看着格瑞。

  格瑞选择无视嘉德罗斯,继续往前走。

  “啧。”嘉德罗斯不得不说,他真的很讨厌格瑞这种性格。

  “格瑞,真的,这次你必须听我说。”嘉德罗斯再次追了上去拦下格瑞。

  “快说,我很忙。”格瑞脸上写满了嫌弃,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一坨金发。

  “雷狮……”嘉德罗斯故意停了一下,他想看看格瑞是什么反应。

  “雷狮怎么了?”听到雷狮两个字,格瑞莫名其妙的想听下去。

  “亲我了。”嘉德罗斯用一种“雷狮只亲了我一个,我很骄傲”的眼神看着格瑞。

  “……就为了给我说这个?”格瑞的脸黑了,心里莫名不爽。格瑞摇摇头,没再管嘉德罗斯,走了。

  “唉,我就知道格瑞不会管这些渣渣的事。”嘉德罗斯叹了口气,转身向学校花园走去。

  雷狮又逃学了,从办公楼后面最矮的一堵墙翻出去的。雷狮每次都从哪里逃学,导致校长想把那堵墙增高。

  雷狮从手机上找了一家不远的烤串店,准备抢(?)辆车过去。

  “雷狮!你怎么又逃学!!”

  突然从背后响起的声音把雷狮吓了一跳。

  “安会长,你能不能不要再管我了,你看,你不管我我轻松,你也轻松,多好啊。”雷狮缓缓的转过身,看着气喘吁吁的安迷修,看样子应该是飞奔过来的。

  “你以为我想管啊,还不是我xī……”安迷修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闭上了嘴。

  “啥?你怎么了?”雷狮一脸懵逼,他不知道安迷修刚刚要说什么,为什么不说了。

  “没什么!总之,跟我回学校上课!”安迷修拽着雷狮往学校走。其实仔细看,安迷修的耳朵红了。

  “靠!安迷修!!你干什么!给我松开!老子要去撸串!!!”雷狮拼命挣扎,他死也不想去上那些听了还不如蹲监狱的课。

  安迷修用了点力,雷狮的挣扎就毫无用处。

  雷狮放弃挣扎,心里暗自吐槽起安迷修的力气。

  

  一路上,都是安迷修强行拽着雷狮来的学校。

  “好了,到了。”安迷修把雷狮强行按在他的座位上,自己也坐下了(当然是坐安迷修自己的位子)。

  正在讲课的地理老师和听课的同学一脸懵逼。老师看了一眼雷狮,又看了眼安迷修。

  地理老师走到安迷修前面,对着安迷修说:“女朋友生气了就要好好对他,你这样他迟早会把你甩了。”(这老师你要火,知不知道这是all雷……)

  听到这里,雷狮“噌”的一声站了起来,对开始骂起老师来。“你他妈你才是他女朋友!两只眼睛白长了吗!老子是男的!男的!!@*#%&#@$……(后面一大堆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脏

话……)”

  刚回来还没进教室的嘉德罗斯先是看到安迷修把雷狮拽过来,雷狮还特别听话(并没有),然后又听到老师说雷狮是安迷修女朋友。嘉德罗斯就忍不下去了,一脚把门踹开,扛起雷狮就是一个百米冲刺。

  雷狮:“???”

  地理老师:“嗯……原来是3p(并不,还有一堆)!!”

  教室里鸦雀无声,格瑞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,追了出去,接着是安迷修也冲了出去。

  这下好了,全校前四全翘课了。

  地理老师:“其实是4p么,雷狮同学真受欢迎!!”

  后排的凯佬默默地记下了刚刚发生的一切。

  教学楼前面,格瑞停了下来,安迷修见状,也停下了脚步。

  “格瑞,雷狮和嘉德罗斯呢?”安迷修走到格瑞旁边,看着那张比冰山还冷的脸。

  “不知道,跟丢了。”格瑞看了一下手表,4:28,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。

  “怎么办?”安迷修往前走了走,他不经常跟嘉德罗斯打交道,甚至只有在某些课上才能见到他,其他时候根本不知道这颗菠萝飞哪去了。

  安迷修蹲下来,尽力的去想嘉德罗斯会带雷狮去哪。安迷修突然站了起来,把旁边喝牛奶的格瑞都吓的牛奶差点全洒了。

  “啊啊啊啊啊啊,怎么可能!嘉德罗斯怎么可能带着雷狮去那种地方!还做[哔––]!然后雷狮就[哔––]!嘉德罗斯也[哔––]![哔––]![哔––]!接着他们[哔––]!!后来就有了孩子!最后白头偕老!!”安迷修把心里想的全喊了出来(安迷修自己不知道他把想的喊了出来),格瑞默默地捏爆了牛奶。

  “嘭––”

  牛奶被格瑞捏爆后的声音把安迷修惊得回过头。

  “你刚刚……说什么?”格瑞忍着把幻想出这些的安迷修揍一顿的冲动,努力平复心情。

  “我……刚刚?”安迷修看着格瑞,突然想起来他刚刚说的那些话。

  “呃……我瞎说的,瞎说的……”安迷修尴尬的挠挠头。接着说:“我们还是先去找雷狮吧……”

  格瑞平静下来,“嗯。”了一声。

另一边(学校后花园)

  “靠!嘉德罗斯!把我放下来!!”被人扛在肩上的雷狮表示不服气,拼了命的挣扎。(而且挖人)

  “嘶–––渣渣!管好你的爪子,别乱动!!否则我就把你扔在这里!!!”嘉德罗斯用手揉了揉脸上的爪印,甩给雷狮一个“你在挖我我杀了你”的眼神。

  雷狮是那种被人吓一次就乖乖听话的好猫猫吗?

  不是。

  雷狮他死也要面子啊!

  于是雷狮又开始了挖人计划。

  “啧。”嘉德罗斯看肩上人不听他的话,加快了速度,在有一堆绿草的地方把雷狮扔了一下来。

  “艹!嘉德罗斯你就不能轻点!!”雷狮坐在草坪上,愤怒的瞪了嘉德罗斯一眼。

  嘉德罗斯指着脸上泛红的爪印,对雷狮说:“你挖我的时候我都没给你说‘艹,雷狮你就不能轻点’怎么,你只被摔了一下就痛成这样了?”

  无法反驳……

  雷狮默认了嘉德罗斯的话,没再理他,把头低下了。

  “所以,渣渣你要补偿我!”嘉德罗斯捏着雷狮下巴,强行转了过来让雷狮与自己对视。

  “啧,有话快说有屁快放!要什么补偿?”雷狮也没管捏着自己下巴的手。嘉德罗斯的力气雷狮是清楚的,如果他一挣扎,嘉德罗斯肯定会把他的下巴捏爆。

  嘉德罗斯的嘴角微微上翘,说:“很简单,跟我一起住上两个月~”

 

……

  “啥玩意儿?”

  “跟我一块住上两个月啊,你是不是聋?”

……

  雷狮沉默––

  “去你丫的这算哪门子补偿!!你以为这是玛丽苏世界啊!!”雷狮咆哮。

  “好,就这么定了,明天(星期六)中午你就收拾东西来我家,敢迟到一秒钟你就完了。”说完,嘉德罗斯抛给雷狮一张卡片,上面写了嘉德罗斯的住处。

  “……我能拒绝吗?”雷狮对着毫无兴趣,他只想赶紧找卡米尔给自己洗洗脑子。

  “不行!这里我说了算!!”嘉德罗斯说的确实对,凹凸学校(他们设定是大学还是高中啊,我都忘了这事!)大半部分确实归于圣空公司,也就是说,这个学校大部分都是他嘉德罗斯的。

  雷狮烦躁的“啧”了一声,然后用他自认为极其温柔其实能吓死人的笑容对嘉德罗斯说:“现在,我能走了吗?”

  “可以,只要你记得路”嘉德罗斯无所谓的坐下,说:“反正你也找不到回去的路。”

  雷狮啥也没说,凭他那惊人的记忆力,雷狮还是相信自己能找到回去的路。

 

   5分钟后,雷狮又回来了。

   雷狮虽然记忆力好,但他经常逃课,几乎都是逃学,学校雷狮就只认得几条出校门和去后墙的路,基本就是不熟悉学校。而且在刚才雷狮一直在挣扎,都没看路,所以根本就是回不去了。

  “我就说嘛,你个渣渣根本就回不去!最后还得来找我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”嘉德罗斯已笑疯。

  “切……”雷狮的脸是红的,因为面子全掉光了,于是把头转向一边。

  “刷–––”

  雷狮突然站起来了,撞到了旁边的嘉德罗斯,嘉嘉忍不住喊:“撞死人了(你是人吗?)你负责啊!!”

  本以为雷狮会跟他道歉(根本不可能)没想到雷狮“嗖”的一声跑了。

  “喂!渣渣!你去哪?!”嘉德罗斯在后面边跑边喊。

  他们一直跑到操场的边缘。(当然是雷狮先跑到,再说,嘉德罗斯在刚刚扛着雷狮跑了好长时间,现在的体力当然没雷狮好)卡米尔那个班正在上体育课,目前是自由活动阶段。

  “卡米尔!”雷狮走过去跟卡米尔打招呼。“啊,大哥,你没逃学吗?”卡米尔有点惊讶,他的大哥这次居然没逃学。

  “本来想逃,有被安迷修给抓回来了。”雷狮双手叉腰,把臀部妞向右边,重力全在右腿上。

  卡米尔在心里称赞他大哥的身材,卡米尔默默地把头低下。

  “卡米尔,干什么呢?”雷狮轻轻的拍了拍卡米尔的肩,示意他起来。

  “没什么大哥。”卡米尔把头抬了起来。抬头时注意到了一个类似于菠萝的发型,一股老年嘉醋迎面而来。

  卡米尔想到刚刚从学校帖子上的最新新闻,是凯丽发的,大致内容是:劲爆!!全校第一,二,四都去争全校第三!!腐女们炸了,直女们心都碎了一地。

  卡米尔心里正打着小算盘。接着卡米尔张开双臂,对着雷狮说:“大哥,我要抱。”

  雷狮愣了愣,但他看见卡米尔眼里写满了:大哥我要抱,就只给你抱,想被抱之类的一大堆。

  “好~”雷狮吧卡米尔抱起来的那一刻,嘉德罗斯都快气“抱”了。卡米尔往嘉德罗斯那看了一眼,不出所料,嘉德罗斯果然快气到撞墙了。于是对嘉德罗斯吐了吐舌。

  嘉德罗斯看见了,他恨不得拿个保龄球往跟他抢雷狮的人的脸上扔。

  雷狮一直抱着卡米尔,也没说什么。直到嘉德罗斯忍不住过来阻止。

  “喂!你们两个渣渣有话就说,干嘛抱着!”嘉德罗斯一手把卡米尔从雷狮身上弄下来,一手把雷狮护在身后。

  “嘉德罗斯,我想抱谁就抱谁,管你什么事啊?”雷狮把嘉德罗斯推开,走到卡米尔身前压了压他的帽子。

  “大哥……”卡米尔想把帽子抬起来,却遭到雷狮的阻碍。

  “卡米尔,没我允许不准把帽子抬起来。”雷狮把放在卡米尔帽子上的手拿了下来,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,准备给帕洛斯打电话。

  “……”卡米尔没再说话,他想要大哥,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大哥从他眼前溜去,他很害怕。

  “雷狮老大?什么事啊?”帕洛斯接了电话,在雷狮那边,能听出来帕洛斯是被电话吵醒的。

  “你不在学校?”雷狮问他。

  “嗯哼,第一节课就逃了。”帕洛斯想从床上起来,却摔到床下了。

  “咚!”

  “嘶–––”

  “帕洛斯?你怎么了?”

  “呃,没什么,雷狮老大你找我什么事?”

  “啊,你来学校接我和卡米尔吧。”

  “啊?”

  “来接我和卡米尔,别忘开车。”

  “哦。”

 

 嘟嘟嘟–––

  

  帕洛斯飞快的好衣服,准备去接雷狮和卡米尔。


  “大哥……”卡米尔想问雷狮能不能把帽子抬起来,雷狮直接就说:“哦,你抬起来吧。”

  “嗯。”卡米尔把帽子抬了起来。

  但卡米尔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,嘉德罗斯在卡米尔看不见的情况下,亲了雷狮。虽然只是亲到了脸(因为雷狮躲开了)。

  雷狮对卡米尔说:“抱歉啊卡米尔,这次可能要拉着你逃课了,落下的课我会给你补的。”

  “没关系的,大哥。”卡米尔把围巾往上拉了拉,帽子压低,在外面几乎看不到卡米尔现在的表情。至于为什么,因为卡米尔不想看到那黄的耀眼的金毛,这让他莫名其妙的想打人 

  嘉德罗斯看雷狮一直都在给卡米尔说话,便凑过去强行插入话题。

  “你们这群渣渣要逃课?安刺猬(嘉德罗斯给安迷修起的外号)不管你们了?”

  “安迷修?估计他连我在哪儿都不知道。”雷狮看一眼时间,4:36。

  “帕洛斯快来了吧,卡米尔,走了。”雷狮甩给卡米尔一个眼神,示意他跟上来。

   卡米尔轻轻的“嗯。”了一声,紧跟其后。

  嘉德罗斯也过去了。

  办公楼(是办公楼吧?自己写的都忘了)后面

  “……md,这墙什么时候加高了??”雷狮看着那曾经被自己翻过无数次的矮墙,竟然变得与旁边的墙一般高。还没有被油漆刷过。

  “渣渣,你别告诉我这种告诉的墙你翻不过去?”嘉德罗斯嘲讽似得看着雷狮,自己一蹦三蹦的跳了出去,在外面喊:“渣渣们,我过来了!!你们自求多福吧!!”

  “卡米尔……”

  “嗯?”

  “那人从菠萝摇身一变变成猴子了吗?……”

  “呃……”

  “算了卡米尔,反正帕洛斯也不在这里接,我们只是路过而已。至于嘉德罗斯,他爱从那儿等多久就等多久吧。”雷狮耸耸肩,牵着卡米尔的手往小门走。

  小门是一直开着的,虽然有看门的,但他们在上课的时候都在睡觉,上除了那堵墙,这里就是雷狮出去的第二个地方。

  “看见帕洛斯了,走吧,卡米尔。”雷狮松开了牵着卡米尔的手往车那走去。

  “啊……”卡米尔握了握悬在空中的手,他还想再牵一会雷狮的手……

 “帕洛斯,你来的到真快。”雷狮打开车门,坐到副驾驶位置上。卡米尔坐到了后面。

“那当然。”帕洛斯看到人都上来了,便开始开车。

“卡米尔你吃蛋糕吗?”雷狮转过头问卡米尔。

“吃。”卡米尔回了雷狮一句,便一言不发。

  帕洛斯默默地把车开到蛋糕店门口。雷狮下车买蛋糕。

帕洛斯从车镜子里瞄了一眼卡米尔,说:“喂,我说,卡米尔你喜欢雷狮老大吧?”

卡米尔没有回复,也没有否认。

帕洛斯把手搭在方向盘上,轻笑一声,说:“先说好,雷狮老大是我的,不管雷狮老大最终选择的是不是你,最终我都会不择手段的抢过来。”

“你!……”

“你们再聊什么啊?回家了。”雷狮买蛋糕回来了。

卡米尔见雷狮回来了,就没再说什么。






“叮当——”

“叮当——”

下课了(估计只有我把这铃声弄成这样)

安迷修一整节课都没再好好听,他一直在想着雷狮。

“啊啊啊啊啊!!”安迷修在厕所里发泄,然鹅,并没有鸟用。

安迷修开始自责起来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烦死了!!”安迷修暴躁的把门打开,一脸怒气的回到教室,坐下。他发誓此生是第一次这样,而且是为了雷狮。

“有雷狮消息吗?”安迷修的耳边传来格瑞的声音,抬起头,说:“没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嘉德罗斯就冲了进来,问(?)他们:“雷狮那个渣渣呢?!!”

“不是被你带走了吗?”格瑞反过去问他。

“他说帕洛斯那个渣渣来接他就去那边翻墙,我翻过去了等了一大会子他们都没翻过来,后来我等急了,翻过去连他们的人影都没看见。”嘉德罗斯一屁股坐到安迷修的桌子上,安迷修差点把他踹下去。“怎么,他没来找你们吗?”

“没有,话说你说他们?除了雷狮还有谁?”安迷修抬头看着坐在自己桌子上的菠萝。

“哦,卡米尔,说起那个渣渣我就来气,你说他们哥俩说话归说话,说着说着还抱起来了,卡米尔那个渣渣还给我扮鬼脸?!”嘉德罗斯一拳锤到旁边的墙上,墙“咔咔嚓嚓”的烂了一点。

“所以最后他们还是跟帕洛斯被接走了啊。”格瑞说。

“好像是这样……”安迷修和嘉德罗斯说。

“等等,渣渣,你该不会喜欢雷狮吧?!”嘉德罗斯回过头去问安迷修。

“没!在下绝对不会喜欢恶党的!”虽然安迷修嘴上这么说着,脸却忍不住的红。

“渣渣你骗谁呢,看你那脸红的,对了,那你呢?嗝瑞?”嘉德罗斯又去问格瑞。

“嗯。”格瑞微微的点了点头。

“!!!”嘉德罗斯觉得世界都灰暗了,跟他抢雷狮的人太多了。

“世界上有这么一个词,叫做情敌……”格瑞不紧不慢的说。

“那我们,算不算啊?”安迷修说。

“不算!因为雷狮是我的!!”嘉德罗斯喊到。

“嘉德罗斯,雷狮最后又不一定会选择你,好吗。”格瑞对嘉德罗斯说。

“我有的是办法!”

“那雷狮也不一定会选你。”

“我不管!!”

“不管也得管。”

“你们能不能别吵了……说不定恶党最后会选择在下。”

格瑞和嘉德罗斯一起转过头说:“不可能!!”“不可能。”

呜呜呜

安哥画圈圈中


“大哥……”回到家以后,卡米尔把雷狮叫到他的房间里,把门锁上。

  帕洛斯……帕帕在门外偷听。

  “嗯?”雷狮指了指蛋糕问卡米尔:“不吃吗?”

  “吃……不过大哥我想问你件事……”卡米尔抓住雷狮的手,一脸真诚(?)的看着雷狮。

  “呃,好,卡米尔你说。”雷狮看了看被抓着的手,示意卡米尔松开。

  “抱歉大哥……”卡米尔意识到了什么,把抓着雷狮的手松开了。“我想问……大哥我好像xǐ……”“雷狮老大!”

  卡米尔还没说玩,帕洛斯就拿硬币把门锁撬开进来了。

  他瞪了帕洛斯一眼,而帕洛斯却没理他。

  卡米尔在心想。

  “帕洛斯?什么事啊?”雷狮转身看向帕洛斯。

  “呃……佩利找你。”帕洛斯挠了挠门框,瞎编了个理由。

  “哦,佩利在哪?”雷狮问帕洛斯。

  “我,我把他叫出来。”帕洛斯飞快的跑到佩利房间,把佩利从床上拎起来,痛得佩利汪汪

 叫唤。

  “帕洛斯!你干什么啊!!” 佩利好不容易才挣扎下来,坐在床上不满的看着帕洛斯。

  “哎呀,sorry了~蠢狗,帮我圆个谎呗,干完给你肉吃。”帕洛斯笑眯眯的看着佩利。

  “好!!什么慌?”佩利听见有肉吃,便立马答应了。

  “嘛,我给雷狮老大说你找他,你随便编个就好。”帕洛斯说完变往外走“蠢狗,跟上。”

  “哦!!”佩利点点头,跟了上去。

  

  “所以,雷狮最后还是被帕洛斯接走了啊。”格瑞再一次重复这句话。

  “那还能怎么办,直接逃学找他们不就好了。”嘉德罗斯提了个主意。

  “不行!不能逃学!!”安迷修对嘉德罗斯说。

  “谁管你啊,规规矩矩才得了个全校第四。”嘉德罗斯对安迷修吐了吐舌。

  “啊!!呃……再,再说,如果逃学了你知道雷狮家在哪啊!!”安迷修问嘉德罗斯。

  “谁说他们一定回家啊,说不定在外面撸串啊!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渣渣喜欢干嘛。”嘉德罗斯把安迷修怼回去了。

  “逃学不回家啊,在外面撸串干什么?”

  “全校人都知道雷狮那个渣渣喜欢撸串!!”

  “说不定这次他回家了呢?”

  “你以为你谁啊!雷狮什么事你都知道?那你给我说那个渣渣家在哪儿啊!”

  “呃……再……再……”安迷修确实不知道雷狮家在哪,他都没见过雷狮回家。

  “我知道雷狮家在哪。”格瑞是在看不下去了,莫名其妙就把这件事说出来了。

  “格瑞你知道??”嘉德罗斯说。 

  “不知道……但是金知道。”格瑞想起金没给自己说过布伦达……可能是雷狮家在哪。

  “那还愣着干什么,找金去吧!”说完安迷修第一个冲了出去。

  “哎!!刺猬渣渣等等我啊!!”嘉德罗斯在后面边追边喊。

  “……”格瑞也跟上了。


  坐在窗台玩花的雷狮看见佩利来了,停下手上动作,跳下后向佩利走去。

  “找我什么事?”雷狮问佩利。

  “哦哦!打架!!”佩利在雷狮面前手舞足蹈的瞎比划,雷狮觉得有必要带佩利去宠物医院治治他的疯狗病了。

  雷狮盯着佩利看了一会,佩利被雷狮盯到发慌,问他:“老大你盯着我干啥,来打架吧!!”

  “没空。”说完便一巴掌糊在佩利脸上。

  “唔!”佩利把雷狮的手从脸上弄下来,抓着他手腕,盯着雷狮的手看。

  “看……看什么?”雷狮不自觉的缩了缩手,想抽回来,但是佩利抓的太紧抽不回来。

  “老大你的手好细啊!跟女孩子的一样……”佩利用另一只手摸了摸雷狮的食指。

  雷狮皱了下眉,使劲一拽,把手抽了回来。用余光撇了佩利一眼说:“最好管好你自己,否则是死是活我就不管了。”接着雷狮把帕洛斯,佩利,卡米尔都给弄出去了,还留了句:“没我允许别进来!!”

  门外的三人不知所措。

  卡米尔开口问帕洛斯:“帕洛斯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  帕洛斯笑了笑,走到卡米尔前面说:“我想干什么,难道你不清楚吗?”

  卡米尔往帕洛斯那踹了一脚,帕洛斯转了个身,卡米尔只踹到了衣服。

  “啧啧啧,脾气还不小啊,雷狮老大又不是你一个人的,这么大火气干什么?”帕洛斯勾起嘴角,朝卡米尔挥拳。

  意料之中,被挡下了。

  然后干嘛,两人打起来了呗。

  佩利从旁边看到出神,知道卡米尔不小心揍到佩利,他才回神。

  “嗯嗯嗯?你们在打架啊???!”佩利揉了揉被打的脑袋,声音超大的对卡米尔和帕洛斯说。

  “佩利,闭嘴。”“蠢狗,闭嘴啊!”卡米尔和帕洛斯透视转过头对佩利吼。(这场景似曾相识)

  佩利:???我又怎么了?!你们不就是在打架吗?!!


  “唉?布伦达家吗?”金看着三个气喘吁吁的人,想了想说:“雷王区X楼X单元2楼,咋嘞?”

  “我要去一趟。”格瑞对金说。

  “我可以去吗??”金撒娇似得在格瑞面前转来转去。

  “不行,你要学习。”格瑞几个字就破碎了金的希望。

  “没关系的!”金重新振作起来,对格瑞说:“这不还有你嘛,格瑞!”

  格瑞无可奈何的说了句“好吧……”又转头对安迷修和嘉德罗斯说:“走吧。”

  “等一下!”安迷修喊住刚要走的格瑞,对他说:“在走之前,在下想问一下布伦达是谁。”

  嘉德罗斯也凑上来说:“对啊格瑞,那个叫布伦达的渣渣到底是谁啊,早上还听你跟你发小说什么布伦达……”

  “你偷听我们讲话?”格瑞问他。

  “哪叫偷听啊,你们说话这么大声,怪我喽?”嘉德罗斯对个格瑞做了个鬼脸。

  格瑞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,现在可不是吵架的时候。

  “简单来说,布伦达就是雷狮。”格瑞瞥了一眼嘉德罗斯,接着说:“快走吧,一会蛋妮儿来了就不好走了。”

  “耶!走喽!!”金蹦哒着走向学校大门。

  “金你干什么去?”格瑞喊住金。

  “不是要走吗?难道不走大门吗?”金回过头来问格瑞。

  “渣渣你傻啊!我们这是逃学!逃学懂不懂!!走你妹的大门!!!”嘉德罗斯忍不住喊了出来。

  “金,逃学走大门的话会被逮的。”安迷修温柔的对金说。

  “唉?是这样吗??”金从来没有逃过学,他认为从学校出去只能走大门。

  “……金,你跟着我走就好了。”格瑞觉得自家的脑子简直就是无药可救。

  “好的!!”金跑到了格瑞后面。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并不知道有多少字……
懒癌复发……
幼儿园水平……